Syrup

并肩出发 糖果同行
明晨雾散 已各走一方

和男朋友一起拿奖好开心

因为手术的事,最近翔平经常睡不好,Harper于是搬过来和他同住。“等做完手术,我想养只狗。”像只大型奶狗的男孩趴在枕头上睁着圆眼睛小声嘟囔着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到手术两个字。“好呀,只要你想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”大胡子男人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,像抚摸一只怕受伤的奶狗。

翔平的父母从岩手飞来加州,还是第一次住进他的小公寓,Harper搭早班航班回华盛顿了。临走前,他俩缠绵了好久。“下次我还要和你一起拿奖。”男人看着他乱糟糟的头发,听着他乱糟糟的心跳,没来由的一阵心软,“我保证,我会加油的!为很多很多个下次。”他承诺。

脑洞同步了哟!

不是甜心,是心肝,是祖宗。😭😭😭

越了解的多,越认识到翔平的美好。对,比起其他火热的形容词,觉得他就是美好。

仔细看,猴子面相还可以。

也许最好的归宿,是岁月与爱人的同步。

比赛日
猴子刚开始和Ohtani约会的时候,去洛杉矶比赛,俩个人第一次在赛场上碰面,气氛有点微妙紧张,捕手喋喋不休搞得Ohtani投了个触身球,猴子假装冲过来要打架,其实是想偷亲一下自家男朋友,结果被强行加戏的捕手截胡,一言不合真打起来了,看的Ohtani一脸懵逼。赛后不欢而散,猴子又去拦天使的大巴。Ohtani又羞又恼,还是在注目礼和口哨声中下了车。

昨天看到一个男人在摸谷谷的屁股,是真的在用手感受……

看某人18岁的计划清单,66-69岁才开始环球旅行。而我们这些懒鬼天天嚷着环游世界……